·人人留学网·201教育导航·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澳移民新政引留学恐慌 政策反转捅破私校扩张泡沫

更新日期:2011-06-13 04:28:14 来源:互联网 击数:156 作者:www.liuxueban.com
  本月初,一份刚公布的调整技术移民职业列表草案在澳洲留学生论坛上快速流传。按照这份报告,会计、厨师、美发和翻译等近年留学生首选的热门专


  本月初,一份刚公布的调整技术移民职业列表草案在澳洲留学生论坛上快速流传。按照这份报告,会计、厨师、美发和翻译等近年留学生首选的热门专业将彻底告别技术移民的舞台,网页主题下的反馈充满了愤怒、嗟叹、狐疑、痛苦以及迷茫的情绪,唯独缺席喜悦。

  澳移民新政引TAFE留学生恐慌

  对于在澳洲求学的各国留学生而言,这份新出炉的技术移民列表不仅宣告了澳洲留学的黄金年代一去不复返,而对他们更为迫切的问题是,已在澳洲付出青春和财力的他们必须尽快解答一道哈姆雷特式的难题:继续还是放弃?

  4月30日是给出这一答案的最后期限,那一天是澳洲移民局正式公布SOL的日子。

  这还不是最有威力的大棒。回溯过去一年多,这个著名的移民国家一反常态,陆续公布了一系列收紧移民的新政策,计划削减10万个技术移民配额。2010年2月8日,这一做法达到高潮。当日,澳大利亚移民部网站上一举公布了9项政策,其中包括:取消现有的紧缺职业列表;在今年年中彻底废除优先审理职业列表;2007年9月1日前递交的2万多份离岸移民申请全部作废;强化未来技术移民中雇主担保的作用。

  澳洲政府试图将移民和留学完全脱钩。留学生论坛滴答网澳洲移民留学版版主Baxter告诉记者:经过这些政策调整,TAFE以及私校专业类别将彻底告别澳洲移民领域。从移民部长多次的提示里看,澳洲需要更加高学历高价值的人士以独立技术移民澳洲。

  对于混迹于职业技术教育学院、以留学换取移民的为数不少的国际学生来说,这不啻于一次晴天霹雳。

  在滴答网的澳洲论坛上,恐慌情绪随处可见,这两天我观察到滴答澳洲版的二手市场非常火爆,很多TAFE学生开始往外抛售课本和生活物品,准备‘逃离’澳洲;同时,退掉租房的人也很多,预计3月底会有一批人离开。Baxter说。另一名澳洲留学生则认为:现在TAFE学生踪影难寻。我打工的老板说,一年前登招工广告时,会有很多福建籍的TAFE学生来应聘,现在倒好,来的全是大学生。

  百年老校几多风光濒临破产

  问题是,这一切是怎样一步步发生的?

  一座现代化的写字楼俯视着墨尔本Swanston大街,通体的玻璃外表映衬着这个市中心商业区的繁忙人流。窗外,每天数十列有轨电车载着学生模样的年轻乘客匆匆驶过。

  这里是荷尔斯专科学院——墨尔本历史最悠久的职业技术培训学院——的主校区。如同澳大利亚其他的私立学校一样,这是一个安置在城市中心的写字楼;主要培训酒店管理、美容美发、IT以及语言等技术移民热门专业;招收众多国际学生,尤其是中国和印度学生;在亚洲多个国家拥有分部的TAFE课程教育机构。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注册与资格评审局总监Lynn Glover说,这座创办于1910年的学院,1992年成为私营技术职业培训学院。巅峰时期,它在澳洲本土拥有2000多名学生,在整个澳洲颇具影响力。

  3年前,正是荷尔斯学院最为风光的时刻。在当时澳洲宽松的移民政策环境中,私立的TAFE学校伴随着移民大潮雨后春笋般地在全国生长起来,荷尔斯也企图在这烈火烹油的繁荣市场中分得一杯羹。就在那时,荷尔斯在悉尼和墨尔本的两个校区招募了2000多名学生,其中多数来自南亚国家。而今该校的学生人数不断下滑,现在只有900余人,包括65个中国学生。2010年2月23日,荷尔斯学院宣布陷入财政泥潭,负债高达700万澳元,并自愿接受政府清产管理。

  几个月来,荷尔斯的学生始终被一种焦虑的气氛所包围。自2009年以来,澳洲移民局对于技术移民政策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已经令这些学生够心烦了,而学校还要求他们提前交纳下学期的学费。在进入清产程序之后,学生们想知道能否正常完成学业。此前,PPB清偿事务所的清产人克罗斯比曾在一次会议上向全校师生保证,在学院管理公司财务重组并进行分析评估期间,学院将照常上课。

  尽管如此,留学生们仍很恐慌,因为学校的风险级别暗示,这家百年老校离休克不过一步之遥。负责荷尔斯法律顾问的悉尼和华利盛律师行创始合伙人沈寒冰告诉记者,如果无法扭转现状,等待这所学校的结局只能是破产。

  荷尔斯样本澳教育产业市场发展缩影

  从荷尔斯学院样本可以看出,在2005年以来的澳洲移民大潮中,其提供的TAFE课程曾被留学生们视为技术移民的首选方式。在移民配额宽松、当地政府鼓励引进年轻劳动力的环境下,TAFE教育切中了市场需求的要害,以学费低廉、就读时间短、容易获得文凭、直接服务于移民让渴望取得澳洲护照的海外学生无法抗拒。在赢取市场的同时,荷尔斯这类私立学校也不需要支出昂贵的成本,主要开支是租借场地、聘用教师、添置一些基本设备。

  有业内人士计算,TAFE课程学校在每个学生身上开支的成本约5000澳元,而每人每年收取1.5万澳元左右的学费,这意味着学校的利润超过每人1万澳元。这使得创办TAFE课程学校几乎等同于攫取暴利。

  现在,荷尔斯学院的遭遇是此类TAFE课程学校在整个澳洲教育产业市场发展中的缩影。一名留澳学生对记者形容:TAFE现在就两种状态,第一种是破产的,第二种是正在破产的。

  相对于澳洲其他私立的TAFE课程提供机构,荷尔斯学院的学生们已属幸运。在过去的2009年,私立TAFE课程学校倒闭事件层出不穷,澳洲Geos集团、Meridian集团、Sterling学院、国际学院等私立学校的接连倒闭犹如一场多米诺骨牌游戏。其中,Meridian集团破产案更是牵涉到1200多名中国留学生。

  而澳洲政府对于倒闭学校学生的安置更是招来质疑和诘问。在2009年9月3日于悉尼举行的国际学生维权游行上,Sterling的学生代表在新南威尔士州议会大厦楼外激愤演讲,指责校方贪婪敛财、ACPET拖延不作为,以及澳洲政府对留学生权益的疏忽漠视,并带领数百名学生振臂高呼:Sterling,可耻!ACPET,可耻!

  澳移民政策反转 捅破私校扩张泡沫

  荷尔斯在悉尼和墨尔本都有学校,在悉尼的合作方是纽卡斯尔大学,它的很多课程是纽卡斯尔大学帮助设立的。此外,这所学校在国外还有许多分部。沈寒冰说。据记者了解,长期以来,为了获取更多的生源,荷尔斯学院面向全球10多个国家招生,如中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巴基斯坦、韩国、泰国、越南、日本、巴西、美国等,并在其中的一些国家设立了学校分部。

  这是澳洲私校常见的模式,一方面可以招收更多的生源,一方面可以节约成本。澳星集团副总经理孙亦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以荷尔斯为例,它把2年制的课程拆成2+2或者3+1的课程模式,一部分课程设置在生源地进行授课,相比把学生全部送到澳洲本土培训,可以降低一定的成本。而这些剩余下来的资金和从学生身上获得的利润被用于学校进一步的扩张:租借写字楼、购置教学设备、开设新课程、招收新学生,从而获取更多现金流进行再扩张。

  最新数据显示,在过去两年里,尽管在国际学生云集的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有许多私立学院倒闭,但仍有约100所新学校成立。2009年,澳洲私立学院总体数量有增无减,增幅达20%。

  魔鬼隐藏在细节之中。以荷尔斯学院为代表的澳洲私校的发展模式传递出这样一条信息:高速成长之际,可以带来现金流的生源是整个产业链中最缺乏弹性的一环——学生的数量只能增长不能减少。日后,正是澳洲当局移民政策迅速反转,学生申请数量不断下降,使得这些高速扩张的学校在内忧外患中烟消云散。

  由于政策导向,导致这5年来,从TAFE毕业的劳动力太多,造成就业市场上人满为患。孙亦军说,近年来,这些毕业生在澳洲能够从事相关职业的概率很低。另一方面,澳洲资源部门就业小组3月1日公布的一份就业的文件显示,技术移民人数占2009财年澳洲就业增长的30%。一位联邦工党议员曾批评,由于雇主使用技术移民来填补劳动力短缺,剥夺了澳洲年轻人的工作机会,因此,澳洲当局取消了MODL,并且调整了SOL清单。现在,大部分人都已经不符合澳洲技术移民的要求了。孙亦军说,中国学生热衷的会计、翻译、美发、厨师等职业都在被调整之列。

  这意味着,大部分就读TAFE课程的学生已无法获取技术移民资格。连锁反应很快显现,从去年开始,提供这类课程的教育机构的生源遇到了明显的瓶颈。在之前18个月,荷尔斯的学生从2000名降至1000名,海外学生的申请数量也大幅下滑,在印度尤其如此。据记者了解,之前倒闭潮中被曝光的TAFE课程学校全部都是因为生源下滑导致资金链的断裂,最终破产清理。

  更不幸的还在于,政策风暴下,这个行业弊端丛生的伤疤被不断揭露。为了获取更多生源,TAFE课程学校通过各种方式招收国际学生,但提供的信息既不完备也不准确。一名尼泊尔的学生在澳洲学习烹饪,结果却发现校内连厨房都没有。在一所澳洲私校就读的中国学生郑琦说:我的老师说话乡音很重,我们上课根本没法听懂。

  有些院校为了追求更多利润,千方百计节省开支,甚至缩短、克扣课时。一位印度籍学生的母亲表示,她的儿子交了上万元的学费,到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一所飞行学校学飞机驾驶,结果该校并没有兑现200个小时的飞行课程。

  这些私立学校的财政管理水平也有待改善。荷尔斯学院在基础设施上的开支过于庞大,一些课程尚未开课,硬件设施却花费了很多钱。他们开设了一所汽车学院,翻新了教学楼,但是迄今没有正式开课,资金都被用在这些没利用起来的教学设备上了。克罗斯比说。另一些值得玩味的细节是,为了吸引入读,荷尔斯学院送给每个学生一台笔记本电脑,向输送学生的中介提供高额回扣,以及在学生的出勤率上宽以待人。

  有些私立学校甚至利用相关规定赚取额外利润。不少留学生抱怨,他们经常被威胁,如果不多交钱或者不提前交纳学费,就面临着被驱逐的危险;不少留学生表示,他们已经因此而受到被记旷课甚至拒绝让他们上课和交作业的处罚。沈寒冰的律师事务所每年接到20个左右学生投诉学校的案例。澳留学生资助网络表示,2009年约有1500名学生向他们投诉被骗,甚至被赶出校门,有的学生觉得走投无路,产生了自杀念头。

  就保证教育质量和保障学生权益而言,这些学校倒闭并不是坏消息,而是好消息——相比其他任何国家,澳大利亚在保护国际学生的权利和利益方面要做得更好。作为新政的支持者,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教育参赞裴崐廷表示:国际学生就读的院校如果关闭了,学生只需到澳大利亚相关政府部门登记,通过澳大利亚学籍保障计划或者《海外学生教育服务法案》保障基金计划等,就可以选择转学到其他学校继续学业,或是要求退还学费。

  澳洲移民新政所带来影响显然不止于此。除了如何安抚那批已经就读却注定无法移民的在读学生之外,另一些忧虑在社会上滋生。‘28’新政之后,技术移民需要雇主的担保,我们担忧的是毕业生就业市场会因此雪上加霜,雇主与学生间的地下交易也会滋生。沈寒冰说。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 服务 | 招聘英才 | 免责声明 | 客服 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0 liuxueb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人人留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37329号